赌心脏

你永远看不腻
我永远喜欢你

#开白#暗恋和爱情1

金钟仁醒来天已经大亮,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今天要去公司,起来简单地洗漱就拿着上衣准备动身,被突如而来的一阵电话铃声定在了原地,习惯地拿起来按接听,就听到了久违的熟悉低沉声音,“hi,钟仁,好久不见。”朴灿烈的声音依然像很久以前一样轻快和阳光,轻快的让金钟仁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很久以前,自己以为已经忘记的记忆。



那时候金钟仁还是上高中的毛头小子,生了一副痞气又性感的好皮相,又是什么都不缺的公子哥,追他的女生用朴灿烈的话来说那就是在校园里平均走个五分钟就会收到一封情书和被表白一次,毫不夸张,听了这话吴世勋和黄子韬两人在旁边笑得格外猖狂。他揉了揉头顶上柔软的黑色头发,叹了口气,随他们胡闹。朴灿烈话是没错,可长了这么大金钟仁连女孩子的小手都没拉过,正儿八经的好孩子,被从小一起长大的几个小少爷嘲笑了不知道多少次,牵线也好暗示也好,金钟仁就像个木头一样不开窍,吴世勋一提这事就扶着脑袋唉声叹气,好像是他找不到女朋友一样。金钟仁倒是深深不以为然,都还小嘛,也没有合适的,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丝毫不理会周围一圈小伙伴们的良苦用心,安安静静的上自己的学,跳自己的舞。



这本来也没什么,本来嬉笑打诨的高三就要这么过去,可是金钟仁碰到了边伯贤。于是这就不一样了。




一个周末金钟仁到街边的一家宠物美容店看几只寄放在那里的小狗,正想走的时候,就听门上的铃铛一响,冲进来一个个子不高白白净净的齐刘海男生,浑身已经湿透了,引起金钟仁注意的还有男生怀里一样湿透的棕色小狗。


男生径直冲柜台走过去,和他面孔一样干净的声音充满了焦急询问着柜台的服务人员,“您好,这里可以帮忙收留一只流浪狗吗?它发烧了。”



店员有点犹豫,支支吾吾地说去问问店长,跑到一旁打电话,留那个男生心疼的看着怀里紧闭着眼睛的毛绒小狗,金钟仁没有走,他看着男生垂下的长长的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心里动了动。


“我可以帮忙收留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边伯贤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站在自己后面,小麦色的肤色,黑白分明的眼睛真挚的看着自己,就是长得有点凶,边伯贤笑弯了眼,不过很乖的样子啊,把手中的小狗小心的递给男生,“那就麻烦你了。”


两人出门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小狗已经让美容店里的师傅喂了退烧药洗了个澡打理了毛发,精神抖擞地在金钟仁怀里折腾着。


金钟仁了解到边伯贤是这附近一所大学的学生,在咖啡店打工出来回宿舍时看到了这只小狗,就跑到了最近的一家宠物的店,“我住在宿舍嘛,是不允许养宠物的,就只能想到这个法子,不过要不是你,恐怕它又要流浪街头了。边伯贤眼睛里像盛满了星星,亮晶晶地看着金钟仁一口气说完。

金钟仁低头摸着小狗毛茸茸的脑袋,低低的嗯了一声,不去看边伯贤的眼睛,他知道自己的脸有一点烫,可能还有一点红。


后来他们约每周末在边伯贤打工的咖啡店里让边伯贤探望一下这只小狗,临走前边伯贤对金钟仁说:“这只小狗该叫什么呢?”金钟仁想了想,认真的说“小棕。”边伯贤笑出了声,嘴唇咧成可爱的方形,“这名字太敷衍了,那就叫雨回吧,在雨天回到了家,就这样吧?”金钟仁也笑了笑,边伯贤的笑容怎么这么好看,语调上扬“好。”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后来俩个人因为小雨回就经常见面,有时候金钟仁抱着雨回去边伯贤打工的咖啡店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一睁眼就是边伯贤对着雨回的各种小表情,边伯贤对雨回笑,他就看着边伯贤笑,心里有只小猫挠的欢实。

金钟仁在心里叹口气,从小到大他都没喜欢过人,也不知道喜欢人是什么个感受,是自己吃饱了炸鸡还是跳舞得到冠军的满足感呢,他不知道。他回头看着边伯贤白灿灿的方块嘴,心里甜的满的要溢出来。




他想,哦,自己可能是喜欢边伯贤吧。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3)

© 赌心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