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心脏

你永远看不腻
我永远喜欢你

#开白#灿白#暗恋和爱情2

金钟仁向来喜欢把自己的喜欢的事物藏得很深很好,对于吴世勋朴灿烈一众人至今还不知道他最喜欢吃炸鸡来说是如此,而对于边伯贤来说,亦是如此。

 

他和边伯贤分享着他高三生涯中快被榨干的空间时间,在这忙忙碌碌四脚朝天的高三中,金钟仁多少还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片避风港,边伯贤的笑容干净又明亮,像个温暖的太阳,他将自己完整的暴露在名叫边伯贤的太阳光下,任凭自己被阳光占满,任凭自己渐渐沦陷。

 

在一个惬意又清凉的午后,金钟仁抱着雨回和咬着草莓冰激凌的边伯贤心满意足地走在斑驳树影的马路上,金钟仁像个帮媳妇拎包的好男人,温柔地看着下垂眼高兴地眯起来的边伯贤,“然后去……”

 

“金开?”

 

金钟仁应声抬头,看到背着吉他穿着白色开衫的朴灿烈站在五米开外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自己,语气中满满的惊讶。

 
 

“嗯。”金钟仁笑的收敛了几分,心里不太痛快。

 

朴灿烈不在意的朝他们挥挥手,看清楚边伯贤的脸后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你你你……你不就是上次那个在孤儿院门口搞什么义唱捐款的那个男生嘛!!你还记得我嘛!!我就是那个半路加进去给你伴奏的人呀!!!”

 

边伯贤的眼睛也亮起来,发自肺腑的激动,“是你!!我还想专门为孩子们感谢你来着,那天募捐了不少,院长还请孩子们吃好吃的来着呢。”下垂眼弯弯,像道月牙水光粼粼地看着朴灿烈。

 

金钟仁对突然插进来的无关他事的话题反感异常,怎么都有一种边伯贤是我的人怎么能和你有过往事,他甩了甩头发,在朴灿烈一脸惊喜大有聊上三天三夜的意思之前打断了两人貌似很和谐的对话:“我说伯贤呀,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他瞄到在一旁咧着张大嘴笑得像朵花眼睛却一动不动看着边伯贤的傻大个,心情突然就烦躁起来,“下次再来看雨回吧。”他闷闷的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掉。



 

他当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在朴灿烈过于兴奋的话语中,边伯贤嘴唇向上翘的弧度和眼睛里的星星中。



高三似乎并没有再给金钟仁什么空余的时间,所有人包括他都放弃了每天的舞蹈时间去多做几道题,筋疲力尽地朝着更高的分数艰难的迈着步子,几乎是心无杂念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都快忘了边伯贤还有雨回这档子事儿,大脑的不停歇运转经常让金钟仁恍惚觉得自己已经掉进密密麻麻的字里面去。


直到高考前一周学校为了给高三学生放松而特意放了个两天的假,金钟仁才得空儿想起了自己已经有大半个月没看到朴灿烈了。


他心里隐隐觉得是朴灿烈出了点什么事情,像吴世勋黄子韬他们就算是从小没好好学习过的公子哥现在也着手准备着什么托福雅思,金钟仁可是没忘他俩信誓旦旦地说要一起开一家同届中最牛逼的公司,朴灿烈在旁边笑的前仰后合,说行行行到时候我一定入股做最大的董事。

 
 

所以呢,朴灿烈呢。


 

金钟仁是想到了朴灿烈出了事儿的,可是也没想和边伯贤有关系,也没想是这么个事儿。

 

放了假的第二天,金钟仁为了高考特意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被敲响了,金钟仁一边想着说好家伙这街口新开的炸鸡店这么神速啊一手拧开了门,看到的却是眼睛红的跟个兔子似的边伯贤。

金钟仁愣了三秒侧身让边伯贤进来,边伯贤低着头安静地坐在沙发上,金钟仁倚着墙站在茶几旁沉默地看着边伯贤,终于边伯贤抬了头,嗓子沙哑的不成样子。


“钟仁呐……”边伯贤又犹豫起来,金钟仁不做声,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边伯贤终于像是下了什么勇气一样,他定定的看着金钟仁,“我和灿烈在一起了。”


金钟仁没有什么过于惊奇的表现,冷静地看着边伯贤,巨大的后悔涌上心头压迫着他就快把我喜欢你这句话不管不顾的说出来,理智的弦弹了又弹恢复平静,他咽了口水带着遗憾开口,“朴灿烈呢。”

边伯贤眼睛一黯,喉咙上下动了又动。金钟仁叹了口气坐到沙发上。

 


 
 
 

他就知道。

 
 


边伯贤带着哭腔一路断断续续的说完之后天已经快黑了,没拉窗帘的窗外一片灰暗,边伯贤哽咽着,他说,钟仁呐,你帮帮我这次吧,求求你了,灿烈他不能这样就失去一切呀。

 

金钟仁抽了张纸给边伯贤擦了泪,看着边伯贤红红的眼眶,把边伯贤带走的想法在大脑悄然成型,大有将大脑占领之势的蔓延。

 
 

一片沉默,边伯贤就这么红着眼眶任眼泪鼻涕糊一脸的等待着。



天黑了。

 
 
 

金钟仁终于动了,边伯贤看不清他的表情,金钟仁轻轻地把手放在边伯贤的头上,无比温柔又简短的话语。

“好。”

 
 

边伯贤转涕为喜,激动地感激的话一股脑的倒出来,到最后激动地哭出声来说不出话。金钟仁只是笑了笑,意外平静地把边伯贤送出去。坐回到沙发上,看着窗外不断吞噬光亮的黑,心里一片荒凉。

 

你看,金钟仁也是个胆小的人。

你看,金钟仁也惧怕他那严厉的父母。

你看,金钟仁也不愿为了边伯贤失去他所有的一切。

你看,

金钟仁还是不够爱边伯贤。



 

可是朴灿烈爱。

朴灿烈可以很勇敢。

朴灿烈可以为了边伯贤去反抗他那严厉的父母。

 朴灿烈可以为了边伯贤失去他所拥有的一切。 


你看,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其实早在金钟仁决定守着边伯贤暗恋边伯贤却没有让边伯贤走进自己的生活不给自己留一点退路的时候,金钟仁就已经输了个彻底。

 
 

没有决心没有想过付出些什么代价,通常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说到底还是因为欲望不够,不够喜欢,遮遮掩掩并且永远存在于阴影之下,无人知晓且可进可退,就算放弃也没什么关系。这就是暗恋。

 
 

彻底融入自己的生活而为了爱着某个人付出了行动,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算失败了也无所畏惧披荆斩棘地没有任何退路,让周围的人觉得哇这真是轰轰烈烈,这才是爱情。

 
所以在金钟仁自诩喜欢上边伯贤的时候起,就注定了不可能会拥有他。 
 
 

第二天金钟仁请假去了朴灿烈家,端了杯茶和朴家父母坐了一个上午,勉强恢复了朴灿烈正常课程和去高考的机会,但只能搬回家住,学校和家两点一线,不过也好了不知多少。

 

他走的时候还看到了朴灿烈,后者在二楼的楼梯上靠着栏杆探出大半个身子死命朝他挥着胳膊,脸上是亮晶晶的生动的欣喜,感激的话好像也不用多说。他回了个大大的笑容,走出朴家的大门。

“咔哒。”

 
 

一个月前朴灿烈和边伯贤两情相悦就在一起了,可惜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很快被朴家父母发现,朴灿烈和边伯贤在一起就抱着不分开了的决心,想着早晚也会知道就不怕死的一五一十说出来,并拒绝大学毕业后接父亲的公司,“和边伯贤一起出去做音乐”为总结以气急败坏的朴父一个响亮的巴掌为结束的谈话不欢而散,一怒之下关了朴灿烈禁闭,切断网络和通信,甚至是没收了灿烈最心爱的吉他,陷入了史上最糟糕的处境。

 
 

金钟仁的记忆中,他们几个谁都没玩这么大过。父母都是成功的企业家,对子女的要求不是一般的严格,就连平时玩的很开的黄子韬吴世勋,在他们爸妈面前还不是装的像三好学生,更别提好好先生朴灿烈了,这次不愿继承父母的公司却和男人一起跑去玩不着调的音乐,在他爸妈那罪名足够压死他了。

 
但是朴灿烈没有放弃边伯贤,他放弃了自己的公子哥生活,放弃了大多数人想都不敢想的生活和顺利而平坦的一生,他选择了一条艰难坎坷并不好走的一条路,但是金钟仁想,朴灿烈一定会笑着走完。 
 


高考结束之后朴灿烈就和他们断了联系,还有边伯贤,像从他们生活中按了删除键一样,只剩下吴世勋黄子韬和他开了个通宵的高三欢送会,对于吴世勋和黄子韬对朴灿烈不义气地消失的严肃批判,金钟仁则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开完了黄子韬和吴世勋就奔向了千里之外的美国开始留学生涯,只剩了他一个人在这座城市,上完大学接手父亲的公司,小小的雨回早在大二那年送给了一对儿退休的老夫妇,吴世勋他们也陆陆续续回国开始工作,朴灿烈和边伯贤依旧沓无音讯。
 

 


 “钟仁呐,我和伯贤现在在A市呢, 今天晚上叫上世勋他们…………”朴灿烈开心的声音从手机里不断传过来,金钟仁回过神,抿嘴笑了笑,静静地听朴灿烈说着,回头走到窗户边把窗帘拉开, 一时间阳光洒满整间屋子,“诶诶钟仁钟仁到底你来不来…………” 
 
 

金钟仁看着窗外在阳光下摇来晃去的绿色树叶,像水一样在玻璃后面流淌着,嘴角咧得很大,“我当然去,还有啊,”他眉眼淡下来,不大的声音却欢悦了些许,

 
 
 



“新婚快乐。” 
 
 
 


 
 




The End

评论(1)
热度(4)

© 赌心脏 | Powered by LOFTER